雕塑、空间性与文化诠释

发布时间:
2015-4-13 7:58:55
作者:
来源:

 雕塑本事并不是一种本然的客体,也不是一种客体的本然,文化历史世界中并不存在这样的雕塑。我记得哲学家海德格尔在《艺术作品的本源》中说过,艺术始终是历史性的,作为历史性的艺术就是对作品中的真理的创造性保存。艺术作为诗而发生,诗就是一种赠予、建基和开启的三重意义的创建,作为一种创建的艺术在本质上就是历史性的,就是诗意性的。这说明,雕塑作为艺术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一种文化的创造,一种文化的表现和文化价值的传导。在这种创造中,在这种文化表现和价值传导中,雕塑也就成为一种历史性和诗意性的东西,它在空间性的现在中把我们引向历史,领入未来。

对于一个具有久远而深厚的历史文化的城市来说,具有这样一种文化历史内涵的城市雕塑尤其重要。它不仅仅体现了艺术家的创作技能,而且体现艺术家用什么样的语言、什么样的形式、什么样的方法,去理解、想象、回忆和诠释他们的历史、他们的文化、他们的精神,他们的希望和追求。我想这是作为一种文化的城市雕塑最重要、最深刻的东西。它们不是作为一种纯粹物理性的东西、一堆没有生命的死物静静地待在那里,而是以一种生命的形式伫立在空间中,它们以一种艺术的形式向我们讲述某种应该、必须、可能讲述的东西,向我们传递这个民族、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这个城市的历史文化信息。
作为艺术作品,城市雕塑向所有见到它的人发出“美得请柬,在给予我们美感的同时,也让我们感到某种震惊,体验到一种美丽的崇高感,一种生动的伟大,一种深情的回望,一种难以忘却的记忆。套用海德格尔的话,对于一个雕塑家来说,用雕塑作品为我们的文化世界和”真理“的创造性保存“赠予”了什么、“建基”了什么和“开启”了怎样的世界是重要的。由此,城市公共空间中的雕塑,作为公共艺术,才能开启一种新的历史性、文化性、诗意性、情感性的生命空间。
写到这里,我不由回想起了2004年7月雅典奥运前在雅典看一些城市雕塑时的感受,想到了雅典的城市雕塑与空间、与历史文化诠释的内在的深刻的联系,想起了那些城市雕塑是如何以一种特殊的空间表现方式,让我不由自主地进入了希腊人的历史文化世界的,又是如何让我这个东方人、这个中国人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敬仰和赞美之情的。
雅典几乎没有专门为这次奥运会建什么新的雕塑,因为这是雕塑的故乡,这是雕塑的国度,因此你到处都可以看到雕塑,看到作为一种历史和文化的城市雕塑。在雅典城市雕塑中,引起我高度注意的是,雅典人对自己的艺术传统资源和文化历史资源的再利用、再理解、再诠释。由于篇幅,我这里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实例就是雅典新机场候机大厅外走廊里的一系列雕塑作品。这些雕塑作品与雅典城里的众多雕塑作品一样,体量都不大,如《持剑的年轻人》、《抱兔子的小女孩》、《抱鸽子的小女孩》以及墓碑复制品等,摆放在这里的都不是原创性的作品,而主要是复制公元前4世纪后四分之一到公元前3世纪的雕塑作品,也就是说复制的是2300多年前的作品。
在观看这些作品时,我所想的一个问题是,这仅仅是一种复制吗?这些传统雕塑的再利用究竟意味着什么?置放在这样一个新机场空间中具有什么样的特别意义呢?我想,这种再利用起码具有这么两个功能:第一个是认知功能。它们告诉人们这是什么样的雕塑,出现在什么样的历史年代,它们表现的是什么。相对来说,这是一个浅层次的功能。第二个功能就是历史文化再诠释的功能,这是一个更深层次的功能。它们告诉所有来到这里的人们,所有看到这些雕塑的人们:希腊的艺术、文化有着悠久深远的历史。通过这些作品,在这些作品的认识和感受中,不由得让你想象远古的希腊文化和艺术,让你不由自主地走进一个遥远的文化世界。我想,这些历史久远的雕塑作品的再利用所发挥的艺术和文化功能,绝不亚于最优秀的原创性的作品。因为它们所展示的东西、所传递的东西,是穿越了遥远的时间隧道的文化和文明,它们从远古走来,向现在的人们讲述着历史的文化故事,因此,它们比任何新的原创性作品都更能体现这个城市和这个国家的文化深度和文明厚度。
也许同样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些古老作品的复制品与新机场之间形成的文化张力。最新的东西与古老的东西,往往容易形成一种具有深刻韵味的张力。如果在这里摆放的都是一些现代雕塑作品,一些似曾相识的现代城市雕塑作品,那么我们的感受就会完全不同,所有从机场出来的人都不会感到惊奇,因为它们在一瞬间就会告诉你,你所达到的是一个历史久远和文化深厚的文化古国,而不是一个现代化的新城市,不是一个没有历史和文化的国家。也许,这样的文化诠释作品是任何新的作品都难以比拟的。就像2004年奥运会前夕几乎看不到奥运会的标语一样,但是,有一条标语就足够了。当你走出雅典机场的时候,有一条标语这样写道:“雅典欢迎您”、“你正在到达的就是奥林匹克的故乡”,这统一让你想起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起源和它的古老历史。
我要讲的第二个例子是雅典艺术学院广场的雕塑。这个学院广场中的雕塑很多,大多数为人物雕塑,以不同大小的体量有机地分布在广场之中,构成了一个“历史文化”雕塑广场。在这些雕塑中,引起我的注意并打动我的是学院大门前的两座雕塑。
当你步入这个学院的广场时,你会看到主楼的前面有两座雕塑,你要到主流去的话必须经过一个台阶,这个台阶有一定的高度,并且比较陡峭。台阶两侧的顶端有两个雕塑基座,这两个基座上放着两座人物雕塑,他们是分别代表西方文化思想的源头性人物------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他们的正面朝着广场,背对着主楼。但是,我们无法从主楼前的小广场上看这两个雕塑,或者说无法看到这两位思想家,因为它们背对着我们,我们看不到他们的面目和表情,因此,你只能从广场往前看,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往上看。你要观赏它们,你要解读它们,你就只能退回到广场去看。
其实,这两座雕塑的体量都不大,但是,它们被置于这样的空间和位置,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和功能。在这里,我不想说这个雕塑与雅典艺术学院的文化环境相匹配,也不想说它们会令我们想起著名的柏拉图学院,也不想说怎样让我们想起柏拉图的弟子说过的“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名言,它们或他们都是希腊思想的源头和老师,是西方思想的源头和导师。仅就这两座雕塑的空间置放方式,就会让所有到过这个地方的人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两个雕塑似乎在告诉你,他们不是一般的人物,它们是一种象征,一种代表,甚至是一种历史、现在和未来。它们告诉你,这两个雕塑,不,这两个人物,是需要人们仰视的崇高人物。与其说,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两座雕塑,我们是在诠释这两座雕塑作品的艺术和美学风格,还不如说,我们实际上是在诠释这两个人物,这两个人物的思想,这两个人物在西方思想中所具有的深远影响。真可谓用心良苦。
由此,我想,雕塑与空间的关系,并不仅仅是一种物理的空间关系,也不远不只是一种艺术与文化环境匹配的和谐关系,甚至也不只是表达某种纪念性的意义。我想,雕塑与空间的关系,其实也是一种雕塑与历史、雕塑与文化的关系,雕塑与时间的关系,在这两个例子中,雕塑的空间已经被置入了历史和时间之中,空间被历史化了,被时间化了。正式这样,雕塑就不仅仅是一件艺术作品,而是一种文化,一种历史,一种历史和文化的创造性利用和转换,一种深刻的文化诠释,一种深情的历史记忆,一种无尽的未来延伸。
由此,我也想到了关于雕塑的本体论存在方式问题。对于城市雕塑来说,艺术家是重要的,没有雕塑家便没有雕塑,然而,雕塑比雕塑家更重要;雕塑是重要的,但是我还要说,雕塑的存在方式比雕塑还重要,这种存在方式决定着雕塑所具有的历史文化意义。不是雕塑家,而是雕塑必然要接受不属于他的文化世界的历史诠释。雕塑家诠释他所要表现、他所要塑造的世界,历史文化世界中的男男女女们则诠释雕塑家已经表现和塑造的世界。雕塑家一旦把它的作品献给了社会,雕塑家作品便不只是存在于艺术家的世界中,而是存在于不同历史时代、不同文化语境中的“我们的”世界中。这个雕塑、这个空间属于绵衍中的、变动中的历史,属于未来。
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点,像所有的生命存在一样,作为个体的艺术家是终有一死的,而历史延续过程中的“男男女女”则是永远绵延的。在这种绵延中,雕塑家、雕塑作品、雕塑的历史意义和文化价值,才能在时间中向未来延伸。因此,真正的艺术本体论是位于空间中的雕塑向不同时代的男男女女“说话”,它的本体论存在于不同历史时代、不同文化环境的一代代人的理解和诠释过程中。历史上所有创造了辉煌雕塑作品的艺术家小时在了历史的时间中,但是,他们的艺术,他们艺术中的精神,他们所创造的文化价值,仍然存在于“我们的”世界中,而且,将继续作为“真理”的创造性保存形式,作用于未来的空间和未来的男男女女。这样的雕塑永远是活的,永远是有生命的,永远在言说的。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是新世纪、新千年在西方的希腊举办的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是新世纪、新千年在东方的中国举办的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这两个尝试、这两个国家都是世界文化古国,都有着深厚久远的历史。新世纪、新千年伊始的这两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因此而具有特别的意义。
由此,我想到,在我们这个有着同样悠久、博大、深厚历史文化的国家和城市中举办奥运会,对于作为公共艺术的城市雕塑,是否也能够通过艺术传达我们的文化传统?我们雕塑家和雕塑家的雕塑如何表现我们中国的源头性思想人物呢?如何表达我们所说的“人文奥运”的人文意义呢?人文奥运的历史厚度和文化深度究竟是什么呢?怎样通过雕塑或者别的艺术形式传递五千年的中国人文精神呢?如何通过雕塑、通过雕塑的空间性诠释我们应该诠释的东西?我们的艺术、我们的雕塑能够向参加奥运匹克运动会的人们,向所有看到这些雕塑的人,向我们自己讲述些什么东西呢?在空间性的本体论存在方式中,我们的雕塑能够“赠予”什么、“建基”什么和“开启”什么呢?
2008年北京奥运会虽然早就进入倒计时,提出这样的问题也许为时不晚,或许正是时候。或许,这些并不仅仅是奥运城市雕塑问题一个重要方面,而更重要的,就是我们今天和未来的城市雕塑必须思考的一个重要理论和实践问题。

相关阅读
QQ在线咨询
客户咨询热线
13905362795
天顺雕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