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文精神与城市雕塑

发布时间:
2015-4-11 7:46:59
作者:
来源:

  严格意义上讲,中国并没有城市雕塑的传统,它不像西方那样,每一个历史时期均有代表着时代精神的纪念、象征性雕塑。通过它们可以了解到历史的延续、审美的善变,其实在西汉时期,陕西省长安县昆明池东岸的花岗岩雕塑《牵年像》《织女像》就注重将人物置于特定环境中,是中国最早的城市雕塑,可惜在这之后断层了。直到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大约于1890年左右,那在中国的汉口、天津、上海、广州等地相继出现了一批殖民主义的雕塑,那是西方艺术家报塑的“西方英雄”,强加于中国土地上,这是殖民主义艺术,有辱于中华名族,如1890年的《巴夏礼铜像》等。1929年始,江小鹤作孙中山先生铜像,1934年刘开渠作《一.二八淞沪抗战阵亡战士纪念碑》标志着中国现代雕塑的崛起!它的崛起,一开始就与反帝反封建的民族解放连载一起,体现了一个觉醒的民族求得自身的解放和发展,以及不畏强暴独立自主精神,因此,当代城市雕塑的建设,要弘扬这种精神,并在此基础上,建构新时代的人文精神,通过文明、开放、广博、前瞻等因素使城市雕塑成为现代文明的载体与标领。首先我认为,优秀的历史人物是城市文化建设中的重要资源,也是时代的需要,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历史的人物的人民的杰出代表。每个历史人物是一段历史的象征,人物的生态造型与精神的修炼共同构成人物完整的形象,基本身便的形神相济的雕塑。在社会转型,价值取向模糊的时期,城市文化的核心当是歌颂,弘扬崇高,积极向上的民族精神。

    艺术地表现历史人物和艺术地陈列展示是城市现代文化建设地重要途径。
    中国的人物雕塑一实现人物雕塑严格意义上讲不到一进年的历史,此中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以留学欧美的一批雕塑家和五十年代留学苏联的一批雕塑家为代表。他们为推动中国的现代雕塑作出了贡献,主要反映在人物雕塑。其中有一些代表性的杰出的雕塑家在雕塑民族化方面作出了相当的控索。但雕塑的民族化不像油画的民族化那样作为一个问题提出的那么明确。因此,从雕塑发展的方面来看,需要的是如何在塑造的意念、塑造的手法、塑造的精神内涵方面自然地融入中国艺术的神韵,以及中国艺术中那饱含东方智慧的手法。这样所塑造的中国历史人物将是在形和质、形和神,由表及里,由内到外的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
    中国的城市雕塑经历了政治偶性教化阶段,科学符合化、商业腾飞化与西方思潮泊来共存的阶段、反思与重建阶段。今天各地重视城雕,但要防止盲目的雕塑在跃进。目前,盛行的景观工程,所谓的世纪广场、文化一条街,模式基本上一致,甚至以一种形式处处推广。像文革时期的样板戏,广场下沉式、喷水池、文化街卖糖葫芦、推黄包车的等大小雕塑等等,更有甚者,不顾民族审美习性,将西方圣母、人体复制于街头、小区。城市失去了个性、文化失去了魅力。
    我想中国古代营造公共环境的方式多种多样。这些年,在对中国雕塑史的反思过程中我将雕塑的传统归纳为几种:原始意象风、以三星堆为代表的诡魁的抽象风、以秦俑为代表的装饰性写实风、汉代写意风、佛教理想化造型风、帝陵程式化夸张风、民间朴素的表现风。
这些传统,应当为我们今天所借鉴。他们与现代艺术中的构成主义,原始回归意识及自然与人的同化观都能产生对应。因此,人文精神不是概念的,不是说教的,更不是表面标签的。它在艺术中的体现是形象的,是感性的物质显现。
    我们在这些中不可忽视的是现代设计构民成中的人文精神。
    在此,我以香港吐露海港城市建设雕塑景观设计为例,以佐证传统人文精神与现代设计的融汇。在吐露湾海港,在香港中文大学的山顶,在山海之间,以《天人合一》这一传统哲学命题,设计并营造了一面月牙形的水池,绝妙的利用了大榕树和行人的倒影,构成天山、人间、大海合一的景象,并把天人合一的内容以铜工艺铸造的手法镶于石质墙面。墙与石阶层层环绕,引人入胜,步入幽静,这静中容纳着一个空灵。遥远的世界。“天人合一”景与中文大学有着内在的渊源,这一萌芽于西周时期的天命论经过孟子、庄子的阐释,再至汉代董仲舒的“天人之际、合而为一”,宋代以降,为哲学各门派所接受。钱穆及中国文化大师,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创始人,他在晚年时对天人合一的主要内涵有了彻悟。他认为,一是指人文与自然的合一,二是人文世界的统一,钱穆所诠释的天人合一实际上是一种关于人际关系的道德精神,该景观雕塑设计,以水为媒介,达到了人文与自然,人心灵的感应与超升相融的境地。它是我们当代所务必介导的精神意识,大师意识的力作。由于题材经典、艺术巧妙、现代工艺三者的综合性,决定了作品永恒的价值。
    总而言之,中国人文精神是现代城市雕塑、城市建设的灵魂。

相关阅读
QQ在线咨询
客户咨询热线
13905362795
天顺雕塑微博